[+展开] 我的父亲是帝国公爵,我的母亲是前公主,我的爷爷是现任帝国元帅,我的奶奶是法师学院院长,而作为这个家族的唯一独生子,我米歇尔·格拉斯一出生就是人生巅峰。 **** 虽然是奇幻背景,可是故事内容大致是贵族少爷的萌萌日常,以及与各家千金的甜腻互动。 我的名字叫米歇尔·格拉斯,外表是一名留着金色短发的年幼男童,年中时才刚满八岁,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连我自己看了都觉得非常可爱,照理说这年纪应该是处于人生中最天真无邪的成长阶段,然而我却被双亲养成了非常糟糕的个性。 由于身份是格拉斯公爵家唯一直系继承人的缘故,身为独生子的我自幼就受尽宠爱于一身,可想而知被娇宠长大的我自然养成了傲慢蛮横的糟糕性格,平时待人处事可说是恣意妄为到了一个极致,简单的说我就是一名死屁孩,有权又有势的死屁孩。 但这位蛮横无比的小暴君,此刻却一反常态地窝在房间,一个人蹲了足足三天的时间。 由于我的表现实在太过反常,熟悉我平日作风的仆人开始各个人人自危,他们猜想这位小暴君恐怕正在酝酿着怒火,于是一股异常的静谧弥漫在公爵府内,他们认为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一股名为米歇尔的风暴很快就会降临在府内的某个倒楣家伙头上。 然而谁能料想到他们所畏惧的少爷,此刻正满脸羞红的卷着棉被在大床上四处翻滚。 ‘啊啊啊啊啊!丢脸死了啊!为什么之前的我会干出这种事情啊!’ 为何我的状态会如此奇怪,这就要从三天前的一个下午说起。 当时我一如往常的没事就在家族领地上四处捣蛋,像是践踏那些农奴辛苦栽种的农作,又或着是前往商家的店门口妨碍营业,这些恶劣行径几乎可以说是我每天的日常任务了,而大街上的领民们也早已习惯这种生活,因此每当有米歇尔·格拉斯出没在街口的消息时,街上就会像是响起防空警报般瞬间净空。 这让我产生出一种自己似乎很伟大的自豪感。 那天在街上作威作福后,我心满意足地哼着轻巧旋律的童歌踏上归途,一回到家就发现接待厅里坐着一位从未见过的客人。 那是一位身着黑色大礼服的女性,容貌则被隐藏在贵妇帽垂下的黑纱里,就连手臂上也套着一双深黑色的长手套,后来我才明白这其实是一种丧服装扮。 一名容貌秀丽的年轻贵妇正热情地接待着这位奇怪客人,而那位贵妇正是我的母亲──温妮莎·格拉斯。 母亲朝我招了招手,看来她打算将我介绍给这位女士。 虽然心里觉得厌烦,但表面依旧是装出一副乖巧孩子的模样‘母亲大人,我回来了。’ ‘米歇尔,今天又去哪里玩了?’母亲的笑颜一如既往的温柔。 我一脸得意的说道‘今天去附近的村庄帮忙巡视治安。’ 母亲宠溺的揉了揉我的头发‘乖儿子真棒,这么小就懂得代替父亲维护领地。’ 没错,我今天让护卫掀了三个商人的摊位,接着又命令一群农奴在泥田里四处翻滚,可以说是大大彰显了我格拉斯家的荣威。 母亲自然是不知道这些详细,毕竟我可是这个家族的唯一继承者,就算在外面闹的多坏又怎样?谁会有那胆量敢跑去打我的小报告。 再说母亲非常地溺爱我,就算知道这些真相,顶多也就只是轻轻敲个几下头当作惩罚而已。 ‘米歇尔,这位是海伦女士,她可是命运女神的祭司。’母亲示意我要有礼貌地打声招呼。 我自然是如母亲的意乖巧地向这位女士行礼问安‘您好,海伦女士。’ 什么命运女神听都没听过,但是见母亲热情接待的模样,或许这命运女神的来头不小? 那位海伦女士只是轻轻点了下头以示回应。 接下来就如同往常惯例,每当有贵客拜访时,我就得乖乖待在家人身旁扮演乖宝宝,毕竟我是贵族之子,总要露脸让对方认识认识。 可很快我就感到气氛有些不太对劲,......怎么从头到尾都是母亲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呢? 听母亲的话语中似乎是有与对方建立起沟通,但在旁人的眼里看起来就像那位海伦女士静静坐在一旁听我的母亲碎念不停。 虽然画面看起来着实诡异,但我并不感到有任何的担心与害怕,毕竟这里可是守备程度能够媲美王宫的公爵府,在这样的家庭里我怎可能会遇到危险呢。 可这画面看久了,终究还是会沈不住气,就在我张口准备询问时,那位海伦女士从沙发里站了起来。 看样子似乎是准备离开,母亲的言行中也在依依不舍的挽留对方。 就在想着终于可以结束之时,这位海伦女士却是回过头走到我的面前。 ‘当然可以,这可是我们米歇尔的福气。’母亲不知为何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 但一直处在状况外的我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母亲大人,你们刚刚在说什么呢?’ 母亲责怪的目光望向我说道‘你这孩子居然在客人面前走神,海伦女士刚刚可是说要给你施加赐福哦,还不快点谢谢人家。’ ‘哎......可我从头到尾都只有听到母亲大人在自言自语呀。’莫名地被母亲责怪让我心中有些不满,但我还是听母亲的话乖乖将头凑到黑衣女士面前。 反正这又不是什么正式场合,八成只是普通的口头赐福吧?这种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过了,只希望这位女祭司可以尽快结束仪式,最好不要耽误到吃饭时间,今天在外面混这么久肚子早就饿坏了。 那位黑衣女士缓缓掀起一半帽帘,帽帘下是对鲜艳饱满的红唇。 她低下头将那红唇缓缓印在我的额头‘孩子,你有一个有趣的灵魂。’ 这是我首次听到黑衣女士的声音,那声音让人感觉既虚无又飘渺,接着我的记忆就在这中断了。 等到重新恢复意识时已经是隔天的早晨,可这个“我”却不再单纯是那个小暴君米歇尔。 因为......我想起了前世的记忆。 ‘我是白银公爵的独子“米歇尔·格拉斯”?还是地球某个岛国的高中生“汪稻米”?’前世与今生的记忆纠缠在一起,让我的精神状态极度不稳定。 这让一早前来服侍我起床的女仆们全都吓坏了,她们留下一些人安抚我,另一些人则是急忙跑去通知医生与母亲大人。 ‘我儿子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有检查出什么毛病吗?’母亲一脸着急的问向围在床边一圈的医生与牧师。 带头的其中一名医生摇了摇头,表情很是困惑‘米歇尔少爷的身体非常健康,并没有检查出身上有患上什么疾病的迹象。’ 一名看似德高望重的老牧师也跟着说道‘我也用神术对米歇尔少爷检查过了,同样没有检查出受到诅咒之类的状况,或许......只是米歇尔少爷昨天玩的太累,所以今天才有些精神不济吧。’ 老牧师的表情看着有些心虚,毕竟我这样子怎看都不像是精神不济就能解释得通。 ‘总之......先让米歇尔少爷好好休息,等他清醒后再看看情况有没有变化。’ 听到医疗群做出的结论,不懂医术的母亲也只能守在床边一脸心疼的望着我,后来那位老牧师似乎对我施了什么魔法让我再次昏睡过去。 又是一次清醒,墙上的时钟显示时间已经来到下午五点,我也如同医疗群所说的那样不再胡言乱语,状况看上去似乎好转了许多,唯独表情仍有些呆滞。 爱子心切的母亲摸着我的额头关心‘米歇尔,还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身体哪里会疼呢?’ 望着面前的母亲,我的心情非常复杂。 她确实是这八年来自己所熟悉的母亲大人,但脑袋里另一份记忆中的母亲却没有这么年轻漂亮。 ‘妈......母、母亲大人,我真的是你儿子吗?我真的是米歇尔·格拉斯吗?’ 好不容易盼到儿子开口,听到的却是让她深感不妙的话语‘亲爱的,你当然是我的宝贝儿子,究竟是怎么了?你是不是刚刚睡着时做恶梦受到惊吓?’ 看着我彷徨恐惧的表情,母亲将我紧紧搂进她的怀里。
《公爵家的独生子》最新章节列表
百度推荐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