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开]  疯狂?不,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科学。  狂妄?不,我只是想让大唐变成日不落的帝国。  凶残?不,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自己有多垃圾。 “好痛,我一定是喝了假酒!” 房策用手捂住了额头,突然愣住了。 头痛不假,但是头发貌似不对劲…… 我他娘应该是帅逼爆炸的板寸头啊,怎么突然好像吃了激素变鸡窝了? 他满脸茫然,顺手下意识一抓,哟呵,一缕秀发,很是飘柔,举在眼前一看,奶奶的,比少女的还要乌黑发亮。 龟龟,我的头发居然变得这么长了! 下一刻,他陡然脸色一变,伸手急急摸向胸口,生怕摸到两个大馒头…… 还好,还好,平的。 不对,等一下。 房策突然伸出手,朝自己的二弟摸了过去。 呼~ 还好还好,二弟还在。 呜…… 突然脑海中传来了一阵眩晕感,房策双手抱头,浑身如同筛糠一般的颤抖了起来。 冷汗瞬间就打湿了衣服。 一股陌生的记忆传进了他的脑海之中 穿越了! 居然穿越到了唐朝贞观初年。 不就是喝了假酒嘛? 怎么就穿越了呢?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上一辈子是个孤儿,换到了古代,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整理了一下思绪,房策开始仔细翻看这一世的记忆。 他穿越到了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家伙身上。 房策! 房玄龄的亲侄子,父母双亡,从小跟着房玄龄,这一世的经历仿佛一张白纸一般。 今天他成年了,房玄龄在西市买了间酒楼给他经营,他就是一个掌柜的,说白了,不用他做事,只要好好的,一辈子不愁吃喝。 娶妻生子,然后一辈子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 不过此时的房策换了个灵魂,自然不会任由自己这么浑浑噩噩的。 作为一个穿越者,这样下去怎么对得起穿越者的身份? 并且最为关键的是,他跟房遗爱的关系十分的好。 没错,就是大唐最有名的那个原谅帽的拥有者。 跟房遗爱的关系好,这就说明了,以后房遗爱在高阳公主的淫威下造反了,最后被杀,这个被杀的名单之中虽然没有他的名字,但是他可以肯定,绝对会有他。 毕竟嘛,造反这种事情,宁可错杀一千,绝对不会放过一个的。 为了自己的小命,怎么做呢? 跟房遗爱划清界线? 还是阻止房遗爱和高阳公主的婚姻? 阻止是阻止不了的,毕竟嘛,赐婚,这东西是没有办法阻止的。 跟房遗爱划清界线? 这也不现实,毕竟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这样也没办法阻止自己被杀的可能性。 如果能够搞到一张免死金牌就好了! 房策看着自己的身世,有些蛋疼,免死金牌啊,这种东西,怎么获得啊? “咚咚咚!” 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 房策的思绪突然被打断了,不由的问了一句。 门口的人回答道:“掌柜的,二公子来找你了。” 二公子? 不用多说,来找他的就是房遗爱,真是头疼啊。 “好的,我马上下去了。” 房策应了一声,然后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直接下楼了。 房策刚一下楼,目光就锁定了一个人,这个人膀大腰圆,脸有些偏黑,看上去不像是一个文官之后,倒有点像一个武勋之后。 手里拿着一个胡麻饼正在大口的咀嚼着,边上还有一碗茶汤。 上面飘着葱姜蒜,还有一层厚厚的油脂。 房策绝对没有将这碗茶汤当作茶,说是汤也有点难受。 这个时代的人,为什么这么喜欢喝这种东西? 简直就是反人类啊! 不过房策并不会去说什么,毕竟嘛,入乡随俗。 “哟,阿策,快点过来,某听说,你昨日喝了一壶三勒浆,足足睡了七八个时辰啊!” 这个时候正在吃饼的房遗爱也看到了房策,顿时招呼了一声,然后又开始吃了。 “二哥,你每天都到我这小店免费吃早餐,我这都快入不敷出了啊!” 房策叹了口气,在房遗爱的旁边坐了下来,从后者的面前拿起了一块胡麻饼,直接朝嘴里塞了进去。 嗯,马马虎虎,也就是烧饼味,不过没有烧饼好吃啊,这东西也就最外面有一层芝麻,里面啥都没有,要知道后世的烧饼里面都是有着料的,那样吃起来才香啊。 房策给自己倒了一碗白开水。 “阿策,你还跟我谈钱啊,我们这关系,改天我带你去平康坊见识见识?” “噗!” 房策刚刚喝进嘴里的白开水直接就喷了出来。 平康坊? 那就是红灯区啊,房遗爱,这家伙居然还想着去平康坊? 要是被皇帝发现了,剁了他都算轻的。 “二哥啊,你要逛平康坊,我必须要给你提个醒,您可是陛下内定的女婿,要是被人看到了……” 房策偷偷的给房遗爱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呃!” 房遗爱看着房策,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没事,现在事情还没有定下来呢,我感觉我的机会不大。” 此时房遗爱并没有任何的感觉,毕竟嘛,这事情八字还没有一撇呢。 只是宫里有些传闻,陛下准备给每个功臣的二儿子配一个公主。 毕竟嘛,嫡子有世袭爵位。 二儿子就啥都没有。 所以,李世民给了所有的功臣的儿子封了个正二品的爵位,后面还准备给二儿子们许配个公主。 李世民这位雄才大略的伟大皇帝,对自己人那真的是没得说啊。 李世民能在玄武门掀起腥风血雨,最后成为皇帝,这也是一个原因啊。 “十有八九的事情,这有什么好说的?” 房策也不好多说,总不能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知道这些东西吧。 “唉,不一定的,阿策,说实话,你的机会比我大啊!” 突然房遗爱的一句话,让房策有些猝不及防。 什么叫做我的机会比他大? 这是咋回事? “二哥,你此言何意?” 房策顿时感觉好像有点不太对劲啊。 “我现在已经有了正二品的爵位了,娘亲说,要你尚公主。” 房遗爱这句话,让房策直接抓狂了。 什么意思? 等等! 房策突然想到了他是穿越过来的,如果他没有穿越过来,那么这个房策就已经死了。 如果房策死了,那就没有房策的事情了。 所以高阳公主是房遗爱的,那现在他没有死。 突然房策感觉穿越过来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啊! 果然啊! 要是高阳公主嫁给了自己,天哪! 房策彻底凌乱了,将房遗爱的事情,朝自己的身上一套。 房策似乎看到了头顶的喜羊羊与灰太狼了。 这可怎么办啊!
《大唐第一疯子》最新章节列表
百度推荐区域